花猫说 网站首页 创作中心 情感心理 查看内容
黄金广告位招租-QQ2444830518

恐婚的人,都在羡慕走婚。

2021-9-3 21:14| 发布者: 麒麟树| 查看: 404| 评论: 1|原作者: 霹雳蓝|来自: 视觉志| 字数 3,764

摘要: 感谢中国传媒大学纪录片《我的爷爷在走婚》作者 | 霹雳蓝,钱钟书先生说了: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不过,这几年明显进去的人少了,出来的人多了。有多少人具备维持一段长久关系的能力呢 ...


感谢中国传媒大学纪录片

《我的爷爷在走婚》

作者 | 霹雳蓝



钱钟书先生说了: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不过,这几年明显进去的人少了,出来的人多了。

有多少人具备维持一段长久关系的能力呢?

这个情感、言语摆不清的问题,倒是可以靠冷冰冰的数字来回答。

2013-2020年,我国初次结婚人数从2386万降至1398.7万人,整整少了1000万。

与之相对的,1987-2020年,离婚登记对数从58万对攀升至373万对,也就是说离婚人数翻了6倍。

21世纪男女关系的结局也并非只能携手走进围城。

甚至,有老年人已经率先开始了一种新型的良性的男女恋爱方式。


01


偶然间,我在B站看到了中国传媒大学2019年的一个获奖纪录片《我的爷爷在走婚》。

简介里是这样介绍的:“爷爷一个人住在广西老家,每次家里人叫他来广东过年,他都百般推脱。听说,爷爷是因为一个女人,他们“走婚”5年。只在赶集日见面,不结婚,不同居……”


导演黄钰花了半年的时间,记录下了自己的爷爷,71岁的黄景志和“走婚女友”——65岁的袁爱珍奶奶的相处状态。

俩人分别住在广西相隔6.8公里的两个村子里,虽然直线距离不算很远,但是因为隔着一座小山,爷爷奶奶年纪也大了,走路的话得40多分钟。

可喜的是,老人的孩子都非常支持。

爷爷的儿子们谁有空的话,会专门开着车送他去约会。在儿子看来,只要他开心他喜欢就好。


大多数时候,他们就像热恋的小情侣一样煲电话粥,一打就是40分钟。

但是,村里只要刮风,袁爱珍奶奶的电话十有八九打不通。

爷爷这个时候就满心担心,连续几个电话拨不通的时候,他就会直接去找自己的女友。

而接不到电话的袁爱珍奶奶,也会像小女生一样,嗔怪爷爷不给她打电话。


除了打电话,正式的约会当然也不能少。

他们就像城市里工作日上班、周末约会的小情侣一样,每月日期尾数为3、6、9的日子是村里赶集日,也是他们的固定约会日。

一个月大概会有9个赶集日。每到赶集日黄景志爷爷和袁爱珍奶奶就会从村里来到乡里约会。



他们通常都会带着自家孙女,约会内容也很有「夕阳红恋爱的风格」。

买买菜,买买药,带孙女坐坐摇摇车。


当然除了这些,俩人还有属于自己的小小的简单的浪漫:

吃吃永安乡里的米粉,买一点路边的发糕在回去的路上一起享用。

赶完集,他们在爷爷家吃晚饭,晚上睡在同一个房间。

第二天他们重新回到各自的生活里,期待下一次的约会。


仅仅作为一个看客,我也能从这些真实的笑容里,感受到爷爷奶奶这段关系的自在和轻松。

无论是两位「当事人」,还是他们身边的家人对这段关系的态度,完全没有拧巴的感觉。

“认识她以后我很开心。”

爷爷略显羞涩的9个字,也许已经道出了男女关系的真谛。



02


纪录片拍摄时的2019年,他们已经「走婚」5年了。


爷爷和袁爱珍奶奶走婚五周年纪念照


具体怎么定义他们的关系呢?

“他们不登记,以朋友的方式相处,对外可以宣布他们是夫妻,是事实上的夫妻,新时代的’走婚’方式。”黄景志爷爷的儿子这样总结。

这时,弹幕里飘过一句“这是我见过最浪漫的事之一。”这是一个年轻人留下的感叹。


事实上,这个村里不止黄景志爷爷和袁爱珍奶奶这一对走婚老人。

村里这种“走婚”这种形式本身,并非这些老人主动选择的结果,而是「单身」老人在都有一大家子的前提下,慢慢磨合后固定下的这种相处模式。

意料之外反而给了他们“重返20岁”的恋爱体验。


完整纪录片请戳



03


虽然广西安仁村的「走婚」形式多少属于被动选择。

但是在中国云南,「走婚」却是少数民族摩梭人历史上沿袭下来的独特的婚姻方式。

摩梭人是母系社会,基本上没有婚姻制度。「走婚」的整个程序就是:情投意合的男女通过男到女家走婚,维持感情与生养下一代的方式。

这里走婚的男女,维系关系的要素是「感情」一旦发生感情转淡或性格不合,可以随时切断关系,感情自由度较高。


我记得有段时间,外界对云南的「走婚」形式有着诸多低级的解读。

比如,“走婚是一种另类的一夜情”、“他们可以拥有多个走婚对象”或者是“摩梭人女尊男卑”。

这些口口相传的谣言,给这个淳朴的民族造成了不少的伤害。

图片来源网络

去年10月,汪哲导演的纪录片《纳人说》上线,还原了摩梭人走婚的真实状态。

摩梭人走婚和普世婚姻最大的不同就是,摩梭人的走婚伴侣不会同住,也不会去领一张证来用法律确认婚姻。

摩梭人生活在一个无夫无父的社会里,摩梭语里甚至没有“父亲”和“丈夫”这两个词。

在摩梭人心中,兄弟姐妹、阿咪(母亲)和舅舅是一生的陪伴和港湾。

图片来源网络


很多摩梭人在小时候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这点是真的。

因为在他们的概念中,姐妹的孩子也是自己的孩子,没有「生母养母」之说。

这也是为什么,摩梭女性在怀孕生育养育上都是不焦虑的,家里有姐妹和阿咪会一起带孩子。

图片来源网络


同样,他们也会共同抚养共同尽孝,所以摩梭人也没有「留守兒童」「留守老人」这种困扰。

这里的男女观念也非常平等:

男人在外面沒有賺到钱也可以放心地回家;
也没有必须「男主外,女主内」的说法;
小孩出生后跟母亲姓再平常不过;
……

当然,从现实出发,摩梭人的走婚形式和生活状态,生搬硬套到城市节奏中,显然也不合理。

纪录片《纳人说》的一位摩梭青年的表达非常中肯:

「在城市里,人们喜欢争,努力抢到那些其他人得不到的东西之后,也想着下次我还要比你得到更多。我们这里呢,走路的时候总是慢慢地走。老人会告诉你,一个人走路快的话没有福气。但是如果城市里的人要像我们这样慢慢走路的话,会饿死的。」



04


不过,事实上,江浙地区已经出现了“两头婚”的形式,和走婚有着相通的地方。

男方不用准备彩礼,女方也不用嫁妆。结婚之后,女方不用去男方家里住。如果要过性生活,两人可以去女方家、男方家、酒店都可以。这样的家庭一般生两个孩子,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

「两头婚」因为冲击了传统形式,被央视特意报道过,也被网友热议上了热搜。


2021年1月1号实行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篇章中,似乎也对这种新形式并不排斥,甚至做出了一些法律保障:

无论是父母,还是子女,应尽的抚养义务不能因为小孩跟随哪一方家庭的姓氏而任意做出改变。

说到底,结婚也好、不结婚也好,离婚也好、复婚也好,或是走婚、两头婚。

任何形式都不是唯一选择,更不是唯一正确选择。

不鼓吹任何一种婚姻形式的正确。但是,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些反思。


过度催婚的长辈或者那句“结了婚就好了”,真的合理吗?

恋爱时没解决的问题,难道就因为拿到了一张纸就变好了吗?

换个角度想,那些婚后幸福的人,仅仅是因为一纸婚约吗?

还是那句话:结婚不代表幸福,离婚不代表不幸福。


两个有着独立思考能力的个体,

愿意共同维护一段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关系,

结果大概率不会太差。

婚姻不是男女关系的唯一正解,

祝你拥有「结婚自由」,

也有「不结婚自由」。


转载声明:本文转载自「视觉志」,搜索「iiidaily」即可关注,[阅读原文]。点击右上角关注获取更多资讯!

打赏 2

花猫创作网,拥有一帮喜欢读书、喜欢写作、喜欢分享传播正能量的朋友每天与你一起学习成长,涵盖职场个人励志提升,情感心理美文,营销思维认知以及商业美文等。转载请联系花猫说(id:hmshuyouquan)进行授权转载。
关于花猫创作网

花猫创作网-文字爱好者聚集地!


花猫创作网(简称:花猫说)拥有一帮喜欢阅读、喜欢写作、喜欢传递正能量的小伙伴。内容主要涵盖:思维认知提升、人生励志、情感美文以及商业故事等等。只要你喜欢写作,只要你喜欢创作都可以加入我们,加入初期可以选择日更365-可以严格约束自己,每天坚持更新100字以上,通过一段时间的习惯累积,加入中期可以选择对应书友圈内去发布对应圈子文字。加入后期可以选择成为平台签约作者选择创作中心发布不低于2500字以上文章。


星途课堂-技能在线培训课堂-专业老师指导,不断学习

创作中心-平台签约作者指定发布频道-需要联系客服开通

星途任务-平台指定接单任务中心,可以发布需求以及接单

书友圈----物以内聚人以群分,寻找志同道合的圈子和朋友

广告发布-在这里任何人都可以免费发布SEO外链微商广告


热门关键词标签:


写作网 写作平台 自媒体平台 自媒体写作平台 写作投稿网站 投稿网站 在线写作网站 写作app 小说写作网站 小说投稿网站  外链平台 SEO外链平台 SEO免费外链网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惠州小宇轩    2021-9-20 15:57
写的好,我会帮你转发朋友圈的。

查看全部评论(1)

图文推荐
孙宏斌拒绝成为下一个许家印
孙宏斌拒绝成为下一个许家印
1978年9月,武汉的秋意姗姗来迟。河南一座小县城里出来的穷小子许家印,站在武汉钢铁
人生就是个球啊
人生就是个球啊
这篇文章想和你聊聊高尔夫球中的一些人生哲学,就算不了解这个运动,也不影响你阅读,
8月经济数据太差?抓住黑夜中的那束光!
8月经济数据太差?抓住黑夜中的那束光!
过去两个月,无论是从宏观经济数据,还是大家自己对生活质量的感受,都感觉比过去两年
大公司们押注社区团购,这真的是赚钱生意吗?
大公司们押注社区团购,这真的是赚钱生意吗?
2020年的下半年,社区团购又恢复了生机。 经过了2018年的投资热潮,2019年的行
跟着“导师”去创业,是真能赚钱,还是被“割韭菜”?
跟着“导师”去创业,是真能赚钱,还是被“割韭菜”?
赚钱真的会有这些赚钱导师说的那样简单吗?摘要在现在这一个社会上,什么东西最重要?
像段永平那样“枯燥地赚钱”,难道不无趣吗?
像段永平那样“枯燥地赚钱”,难道不无趣吗?
段永平和他的四大门徒,在产品可行、营销可实现的基础上,大公司做了一家又一家,钱赚
《八佰》背后的男人,他曾是中国最不赚钱的导演之一
《八佰》背后的男人,他曾是中国最不赚钱的导演之一
管虎跟他说:“孩子,叔叔也是要饭的”作者/蒲童来源/十点人物志ID/sdrenwu拍摄《八佰
为了赚钱,奸商们竟然炒起了十几年前的卡片相机。
为了赚钱,奸商们竟然炒起了十几年前的卡片相机。
为了赚钱,奸商们竟然炒起了十几年前的卡片相机。托尼是一个忠实的胶卷相机爱好者。说
微信10年,人们靠它赚钱又因它焦虑
微信10年,人们靠它赚钱又因它焦虑
2011年初微信上线,那时候的人们大概想象不到,手机里曾经最重要的通讯录和短信功能会
“深圳人说,这些事比赚钱更快乐”
“深圳人说,这些事比赚钱更快乐”
听过一个段子,说深圳人,在酒吧都是在谈生意。难道深圳人为了赚钱真的不会累吗?答案
听完这个50多岁出租车司机的故事,我深信:圈子决定人生
听完这个50多岁出租车司机的故事,我深信:圈子决定人生
前段时间去外地出差,朋友临时有事儿不能接站,让我打了个车。我还担心打不到车,没想
字节跳动不能玩元宇宙
字节跳动不能玩元宇宙
但是这么些天过去了,从元宇宙到AR、VR,从游戏到NFT,从头盔到脑机接口,资料越看越
没有他们,中国当代文学版图是不完整的
没有他们,中国当代文学版图是不完整的
每一个中国人从小都知道,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和媒体形式
只有更多的比亚迪,才能让宁德时代跑得更快
只有更多的比亚迪,才能让宁德时代跑得更快
十年前,曾毓群一定没想到,宁德时代能坐上业界全球头把交椅,更没想到九年后AION S接
那个曾在警察父亲葬礼上哭泣的小男孩,也牺牲了。
那个曾在警察父亲葬礼上哭泣的小男孩,也牺牲了。
当你在互联网上清晰地看到一位缉毒警察的照片时,意味着什么?他已经牺牲了。9月,正
女人为什么偏爱成功多金的男人?
女人为什么偏爱成功多金的男人?
你肯定听过这句话:“宁在宝马车里哭,不在自行车后笑。”为什么灿烂的笑容还比不上一
京东方智慧教室挂牌仪式在雅安举行 以科技之光“照亮成长路”
京东方智慧教室挂牌仪式在雅安举行 以科技之光“照亮成长路”
9月13日,BOE(京东方)“照亮成长路”教育公益项目智慧教室挂牌仪式在四川省雅安市天
把对手拖入到你擅长的领域
把对手拖入到你擅长的领域
讲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我一个好友的儿子,叫小坚。刚刚考上了一所大学,这个暑假期间经
为啥会出现穷人通缩,富人通胀的现象?
为啥会出现穷人通缩,富人通胀的现象?
近期宇宙首席经济学家写了一篇文章,是关于最近经济走势的,数据不太乐观,文章中还提
留给小米汽车的时间不多了
留给小米汽车的时间不多了
9月1日,雷军的一条微博宣告了小米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 “小米汽车新同学,今
首款自研芯片V1问世 vivo影像创新迈入硬件级算法时代
首款自研芯片V1问世 vivo影像创新迈入硬件级算法时代
在众多的手机芯片中,ISP决定的是连拍速度、图像处理速度、色彩、感光度、HDR等关键性
元宇宙这个梗,你了解多少?
元宇宙这个梗,你了解多少?
你知道元宇宙吗? 按照现在业内通识,所谓的元宇宙,就是利用区块链、虚拟空间、AR/VR
不要套在名利的枷锁里,也别活在别人的目光里
不要套在名利的枷锁里,也别活在别人的目光里
真的,失意别沮丧,得意别猖狂。把自己认为是人生赢家或失败者,都是人的虚幻感。不要
金庸笔下的表哥,为何都是坏人?
金庸笔下的表哥,为何都是坏人?
你是否听过一条奇怪的冷知识:如果穿越到金庸的江湖中,一定要离表哥远一点,否则会变
静坐读《红楼》:某些“懂事”,懂了之后是“不屑”
静坐读《红楼》:某些“懂事”,懂了之后是“不屑”
本来要写文章,却迎来了网络飓风。我最近看了电影《失控玩家》,太多话想说了,想了想
明真理,过窄门——世间多险阻,明路少人行
明真理,过窄门——世间多险阻,明路少人行
决定命运的不是性格,也非家境,而是认知。看似人人柴米油盐,其实在隐秘之处,自有那
恐婚的人,都在羡慕走婚。
恐婚的人,都在羡慕走婚。
感谢中国传媒大学纪录片《我的爷爷在走婚》作者 | 霹雳蓝,钱钟书先生说了:婚姻是一
那家养老院,老人连水也喝不上
那家养老院,老人连水也喝不上
9年前,我是一位社会工作系的老师,虽然我主讲社会学理论,但也经常随同系里的老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