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快人一步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闭

花猫说热搜

思维 教育 情感 金融 职场 财经 管理
首页 书友圈 付费创建 脑洞故事 梦:迷失的人

梦:迷失的人

竹遥樰 2023-1-23 15:05:35来自手机 IP:- 中国广东江门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我撕心裂肺的对着锁门的人大吼。看他由此至终都没抬眼看我,就对着站在离我不远处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女人痛苦的大喊:

“母亲!您这是为何?我不明白,请您告诉我原因!阿妈!”

身着暗紫色翻领长裙的女人听到我的哀嚎,才堪堪抬起她那清冷的双眸,画着精致浓妆的脸庞虽面无表情却又藏着一缕哀伤的温柔,静静的看了我片刻才说:“好娃娃,你就安心的待在这里吧。外面的世界,太丑陋不适合你。乖乖的待在这里。我会再来看你的。”

说完,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了。不顾身后的我还带着一丝期望的眼神看着她的背影。

“母亲啊!你为何这样对我!”我心里像是被刀子刨开两半,***了无数刀一般无言的痛苦。心里,地面上淌满了我那无色的鲜血,发红,发紫……昭示了我那碎满一地的绝望的心。

“天哪!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在心里呐喊。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处都是白花花又空荡荡的医院,我突然被抓到这里来。熟悉又陌生的母亲不顾我的哀求无情的离开。丢下我面对这彷徨迷茫的所有。

想着想着,无果。猛然的一阵白光在我脑海乍现!眼前所有的一切都看不到了。我晕倒在了这“牢房”的床上,失去了知觉。

但在迷迷糊糊之间,我还很清楚听到几声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和一缕如桂花般的浓郁香味。

“砰!哐哐哐!”

“醒醒!喂!醒醒……”

一阵粗鲁的呼喊声和用力晃动铁门的哐当声吵醒了我。我尚还在被打断睡梦的初始状态,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睛迷迷瞪瞪的,不太看清铁门外的那个是什么人。而且……我还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点记忆和忽略了一些问题。

“谁?什么事?”我揉着眼睛,哑着声音朝门那边喊道。

那人冷冷的说:“有你的信,请查收。”说着,像扔垃圾似的把手里的东西胡乱扔进来就走开了。看到这幕,心里腾的升起了一股暴躁的火气。

“什么人啊……真是的,好没礼貌。”

拿起来看,发现表面没留有任何能带来头绪的线索。带着满腹疑惑,慢慢的拆开看,发现里面有一把小巧的钥匙和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太爷爷杀了爷爷,爷爷杀了爸爸……拿着这把钥匙,回到星云区C区别墅找你母亲,问清楚怎么回事!”

看完纸条上的话,只觉得脑海里一片云里雾里的……什么意思?什么太爷爷爷爷爸爸?不懂?不懂!

嘴唇刹那间煞白,无意识的颤抖着,目光无神的目视着面前的白壁,脑海阵阵眩晕,空气中时刻飘浮的难闻刺鼻的消毒水味以及空无一人的走廊。无端被锁至今还没搞清现状的我,无情中又带有丝丝温柔的哀伤的母亲……

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不,可能不会有人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我已迷失在这里了,能逃离掉吗?!

越想越悲伤,想得入神的我准备躺下时头部不小心磕到了床的铁栏杆上——

“嘣!”的一声巨响。我只感到一阵头痛欲裂的炸裂感,似乎是流血了?手慢慢摸索着伸向后面……

“嗬!”

一阵白光乍现!短促的粗喘声犹如噎在喉咙中,带起了阵阵抑制不住的痒意。

“咳……咳咳!”朦胧的视野慢慢恢复正常视觉。脑门上还留有几滴睡梦时带来的冷汗。

缓缓的整理着尚还在短路的思绪……原来刚才的是梦啊!挺真实的。

(这个一个古怪离奇的梦……后半部分其实更荒谬。难以言说,就不编下去了。)
null-3be87e7abfca00be.jpg
发帖

0

粉丝关注

3

主题发布

如果你的脑洞足够大,如果你的想法够新奇
如果你有故事,那么我有酒
加入我们吧,这路一起走!!!
花猫写作网-让你的每一个字赋有价值 立即登录 立即注册